色胆包天

就在进家门前,我们决定先上顶楼阳台走走,在阳台上走了一圈之后,确定附近都没人,我们很有默契的互相清除彼此性器官附近的衣物,就在星空下毫不羞耻地尽情性交起来!至于有没有被人偷窥?此刻我们是不在乎的,就算有,似乎也算是我们所希望的。

在去除了心理障碍之后,往后的进展也就顺利多了。三天后禁忌的约会再度来临,同样的时间、地点,我们又见面了!不过我却耍弄了一些戏法。

这一晚我特意要给她一个惊奇。事先我并没有告诉老婆要再玩这个禁忌的游戏,而是先邀她去情趣商店,原本这种地方她是不可能来的!不过现在的她似乎对性方面的一切事物都不再排斥,甚至有些好奇及兴趣。她红着脸看着我为她挑选的几件火辣内衣裤,“火辣”二字是我的形容词,事实上那些亵衣裤只是些穿了等于没穿,不穿却又显示不出一个女人的淫荡的东西。

等结完帐后,我又带着她逛百货公司,我色胆包天的要她穿上刚刚才买的情趣内衣裤,她反驳我说:“干嘛现在穿?总不能在这里秀给你看吧?”在我狡狯的坚持下,她一时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我要她先到厕所去换,等她从厕所出来后,我看她原本在普通胸罩衬托下,高度适中的乳房现在却呈现原始的型态,两颗蓓蕾正穿透薄纱罩杯挺立于丝质衬衫之外,更吸引她身旁男人们好色的眼光与女们人不知是鄙夷或是忌妒的眼神。

这些都不重要,我在意的是她此刻的淫欲,是否足以吸引所有的男人去窥视她、去奸淫她。要不是有法律的羁绊,我宁愿她此刻只穿着那套淫荡得要死的内衣裤,在这家百货公司来回的走秀!

我臂膀挽着我那害羞却又强自镇定的老婆,快速的摆脱那些苍蝇般黏腻的眼光,走到安全梯,在这处安全梯的算是僻静的,我要她站到楼梯的转折处,要她掀起裙子,露出她那比一般丁字裤还要暴露的内裤。

她极度惊慌的顺从我,当她掀起她的百摺裙时,她的眼神不安的上下观望着楼梯,深怕有人突然闯入窥见她那毛发多于布料的穿着。在满足了我的窥视欲之后,我匆匆带着她离开,在还没有引起重大“事故”之前。

就在她惊魂甫定之际,发现我并非在往回家的路程上,她眼睛露出些许狐疑与自以为是的微笑,我想她是以为我要跟往常一般的找地方跟她温存吧?!而我却是按照预定计划来到与男孩事先约定的路段。

当她再度看到脸孔俊秀的男孩时,脸色甚是意外与不安,因为她今晚没有墨镜可以掩饰。喔!我忘记跟各位叙述她的长像吧?“叶×卿”大家还有印象吧?

对,就是很像她!而男孩也一直惊艳于她的脸庞。

很快的就到了房间里。老婆可能要逃避吧,她要求进浴室,我也顺水推舟告诉她:“乾脆洗个澡吧!”她点头后就进浴室了。

随后浴室里传来洗浴声,我知她极爱乾净,还要一段时间,我跟男孩没目的的扯些话题,而他却只顾着透过毛玻璃门窥看老婆的身影。无意间我发现浴室的门是无法上锁的,我兀自上前将门推开一半,让老婆洗澡的身体半裸裎于他贪婪的眼前!

我装做无所谓,老婆却不,她一边很不自然的掩盖着,一边轻声斥喝我说:“干嘛!他在看吗!”我不置可否的告诉她,“他说他想看你洗澡,你就让他看吧!”

她轻啐了我一声说:“你怎么,这么变态……”我也不理她,回到床沿坐下来,跟男孩一起观赏老婆洗澡的春光。

男孩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只见老婆洗澡的神态,就像我俩刚新婚时她在我眼前裸身洗澡时那般羞涩的神情。她虽然没有马上关上门,但是她却是尽量转身背对门外的我们,光是这点就够让我回味的。

当我沉醉于这般的情欲漩涡里时,突发奇想,我问那看得出神的男孩,“你看过女人洗澡吗?”他怯怯的点头,我又追问:“你都看谁洗澡?”

他说:“妈妈跟姊姊。”

我又问:“是偷窥吗?”他红着脸,把头低下去没有回答,我再问他,“那么妈妈跟姊姊知道吗?”

他摇头说:“不知道。”

我有感于他的诚实与雷同于我的成长过程,我想:只要家里有妈妈跟姊姊的男孩,大概没有不会干这档子事的!我决定让他一偿夙愿,我说:“那你把衣服脱了进去跟她一起洗!”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肯定的点点头说:“快一点,她就快洗完了!”他加快了脱衣服的动作……当他进浴室时,我看到老婆转身看到他时那副惊惧的脸色。老婆一边用手遮遮掩掩,一边直往里边退,还不时看着在浴室外的我企求我的援救。我却无动于衷,我看她一直闪避,直到她闪出浴室的门,退到我的身边。

我告诉她,“乖,别怕。没事的!他只是个孩子。”随后我把她又再推进浴室里,顺便乾脆把门也给关了。

“顺其自然”吧!接下来我就躺下来,开始隔着毛玻璃观赏浴室里那对既陌生、又熟悉的男女的所有肢体动作……孩子总是孩子,此刻只能算是有色无胆的阶段!我从毛玻璃所看到的影像告诉我:老婆双手慌乱地掩盖她的身体,最后只能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而他则把手按在重点部位,两个人就如此一般的僵持了好一段时间,除了从莲蓬头洒出来的水声。

慢慢地我隐约听到女人说了些话,隔着一层玻璃听得不怎么清楚,所以我驱前靠近玻璃门倾听这些对话:

女:“你不要太冲动!好吗?”

男:“我不……不会!”

女:“还说不会!?你看你……都已经……你不会对我怎么样吧?”

男:“我……不……”

男:“你可以转过来吗?我不会怎么样,我……只想看看而已。”

女:“不过你要答应我,不可以乱来喔!”

她慢慢的转过身来,还是双手摀住胸乳,忘了下体,哈!我真怀疑:这女人到了重要时刻是否都会如此般的乱了方寸?还好!这种过失没多久她就发现了!

她恍然大悟的急于向下遮掩,却又由着上面的双乳空荡荡的曝露着!显然她又再次了解自己又出糗了!她很快的修改了她双手遮掩的方位,姿势跟动作都呈现笨拙,想必她自己也觉得尴尬而传出她的笑声。

女:“你还乱看!还说不会怎么样!”

男:“我都没动啊!”

女:“其实,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女生,只是我老公实在是……唉!叫我怎么说嘛!”

男:“其实你很好啊!”

女:“好什么好!你们男人还不是想要看女人脱光光,再让你们……”

我看到她现在是一手向下掩着阴部,另一手的手掌支着她的下巴,剩下的是用她的小臂横护着她的双乳。她靠着洗脸台正跟他说着话,而他却坐在浴缸的边缘,想必是在窥视她手臂遮掩的空档处吧!

我想时间有限,不能老这样子耗着,我就敲门叫她们快一点洗,我老婆回骂我,“这样子,你叫我怎么洗啊?!”

我笑着回答:“喂!!那你不会帮我老婆洗吗?”

我听到男孩很小声的问老婆,“可以吗?”

我老婆说:“他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啰!不过真的要请你规矩点,要不然我会受不了!”

然后我就看着男孩慢慢站起来靠近她,缓缓的伸手拿起莲蓬头,用它对着老婆的身体洒水。刚开始老婆还是有一些闪躲,慢慢的她就似乎是在享受自动洗澡系统的服务;而他刚开始也只敢将水洒落在她的肩头手臂与背部这些部位,在他看到我老婆逐渐松懈的时候,他也开始朝向她敏感的地方洒去!我从她身影的变化可以体会得到,她正开始享受这种从未经历过的情欲洗礼……她仰头身体后倾,双手也完全放下,含着淫欲且温热的水,正从上到下抚摸揉按着她每一寸肌肤,我想老婆可能是因害羞而闭着眼睛,所以她并不知道男孩的另一只手正往她的乳房伸去!照我的估计,老婆在受到他的碰触之后,一定会有很激烈的反应,可我却估计错误了,她却是先伸手握住他涨大的男根!就在这同时,他原本要触及乳房的手,却赶紧缩回来保护自己命根子!

她反手拿起莲蓬头弯下腰来清洗男孩,她一面清洗一会儿还抬起头来看着男孩,好像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清楚,只见那男孩低着头也慢慢的弯下腰来,伸手去接触她的胸乳!随着水气的蒸馏,毛玻璃的影像已经馍糊到分不清有几只脚,只能隐约显示出前进、后退、上下的一些肢体动作。

终于浴室的门打开了,老婆像一条熟透了的龙虾,全身红炵炵的,而他却跌坐在马桶盖上!老婆用带嘲弄的语气说:“你有够夭寿!他是处男ㄟ!”

我怎么会知道他是不是?我只知道我在这样子的过程中,享受到强大情欲的冲击,自己的妻子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脱光衣裤赤裸裸的关在浴室里,让男人替她清洗她的私处。

我连他从何而来也不知道,怎还知道他是不是处男?这时心里是充满醋意还是变态的淫欲,还是想跟人一较长短的激动?我也搞不清楚!此刻我只想报复式的插入我老婆的私处,这个让别的男人“可能”已占有过的私处!

男人真的是够贱啊!真正自己独占的时候,以为是理所当然,不见得会去珍惜,反倒是一旦需要跟别人争夺竞争时,那种勇不可挡的力道,与快感真的是不可思议!尤其是我在男孩的注视下尽情地驰骋我的老婆,享受她像马嘶狼嚎的淫叫。三次!真的完完整整的三次高潮!她被我操得累趴在地毯上,我看着浴室门口的男孩,然后骄傲地用手握着阴茎,把我的精液射到老婆的脸上!

马上我就面临要不要让他在我的面前上我的老婆?我从未有过这种经验,也不知道是否自己可以承受得住?虽然这是大多数男人的幻想,虽然是挣扎着,但是我还是带着胜利的微笑,转头面对目瞪口呆却又对被我强烈蹂躏到昏厥的的老婆产生怜悯的男孩,我丢给他一个保险套,以强者的口吻像施舍战利品式的命令他,“换你了!带她到浴室去吧!”

我想他应该被我老婆在极度兴奋之后总会呈现出半昏迷的现象所蒙骗了,他吃力地挽抱着她,跌跌撞撞的到了浴室,让她跪趴在马桶盖上,在我紧张的注视下他尝试着想要插入她,或许是我刚才的表现压抑了他,他的硬度似乎无法长驱直入,或许他真的是处男,也或许是他不得其法,反正他总是在她门口徘徊而不得其门而入!

他放弃了!他取下了保险套,然后乖巧的把她的身体仔细的清洗过,在他帮我老婆洗身体时,我似乎又看到了我以前帮大姊洗澡时的画面……在回程上我让他跟我老婆坐后座,我也鼓励他再次去解开老婆的胸罩扣,容许他再次抚摸甚至吸吮老婆的乳房,更让他掀起老婆的裙子伸手入她的内裤去抚摸她的阴部。我老婆已经疲惫不堪,也就随他肆虐!这种景象就像是我当初对大姊一般,我也温馨的回味着。

临下车之前,当我满意地付给男孩双倍的报酬时,他出乎我预期地竟额外跟我老婆要她的三角裤,我们都觉得很好奇,他说他妈妈跟姊姊的内裤都很保守,想保留这件当纪念。

我老婆玩笑式的说:“喔!你是不是也会对妈妈和姊姊做坏事?”

他的脸好红,直说:“没有!没有!”

老婆面有难色的看着我,我说:“给他吧!”老婆无奈就脱下来给他了。

看着他兴奋的身影,老婆若有所思的说:“他跟我弟弟好像喔!”

我一听,吓一跳!问她,“他跟你弟弟哪一点像?”

她支支唔唔的说:“年……年龄啊!你想哪去了?”

我斜眼看着她答:“喔!是喔!……”

【完】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